主页 > 科技资讯 >

华为的 “海上征途” 打破欧美日企业垄断

华为的 “海上征途” 打破欧美日企业垄断

  [华为海洋网络并不直属于三大BG中的任何平台,但承载着拓展海上业务空间的重要使命。在近日的独家专访中,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亚太区域总监许剑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过去十年,华为新建的海缆长度超过5万公里,全球的市场占有率超过15%,已经成为全球前四的行业玩家]

  一条以阿根廷著名葡萄酒Malbec命名的海底光缆将于近日投建,这是2001年以来第一条连接阿根廷的新兴国际海底光缆系统,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一名拥有方为美国的互联网公司Facebook。

  但这并不是Facebook投资的第一个海缆项目。

  就在去年9月底,Facebook与微软合作的跨大西洋通信光缆“Marea”已经完工,全长6600公里,其中数据传输速度高达160Tbps,相当于一秒钟能够传输5000多部高清电影。微软表示,这种光缆未来可以容量升级以便支持更高的带宽。

  随着科技巨头们对互联网流量需求特别是以数据中心为基础的云计算业务的逐步增长,更多的目光聚焦到被誉为国际通信的“中枢神经”系统海底光缆身上,用来实现全球数据中心的互联。Facebook近期还宣布将在新加坡投资10亿美元打造其亚洲首个数据中心,而目前这家企业在美国,瑞典及冰岛都拥有超大型数据中心提供服务。

  根据TeleGeography的统计,未来两年海缆的市场空间仍然保持在19亿美元上下,新建海缆系统市场的空间在17亿美元左右。

  “海缆行业将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目前互联网巨头参与投资建设的国际海缆已经超过15条。”华为海洋(HMN)COO毛生江在不久前举行的亚太海缆峰会上表示,“除了区域数据中心、云计算、4K/8K视频、5G及物联网等技术兴起的推动外,各国政策的支持以及互联网巨头的加入让海缆业务进入了一个新的爆发期。”

  华为海洋网络在华为中一直是一个颇为“特殊而神秘”的部门,并不直属于三大BG中的任何平台,但承载着拓展海上业务空间的重要使命,服务全球国际网络互联。在近日的独家专访中,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亚太区域总监许剑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过去北京赛车pk10开奖十年,华为新建的海缆长度超过5万公里,全球的市场占有率超过15%,已经成为全球前四的行业玩家。

  打破欧美日企业垄断

  直径只有成人大拇指粗的海底光缆最长超过35000公里,每秒可传输100太比特甚至更多数据,海底光缆就像是分布在海洋上密密麻麻的血管,即便是在冰冷的海洋深处,也有它的踪迹。

  根据TeleGeography所做的调查,目前全球总计铺设的海底光缆数量超过448条,总长度超过120万公里,承载着95%以上的国际数据通信流量。

  “当前和在未来一段时间,海缆仍旧是国际互联互通的最主要手段。”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所长胡坚波在亚太海缆峰会上表示,除了40多个内陆国家之外,大部分200多个国家都可以通过海缆到达。虽然看到卫星成本在不断下降,但容量相对有限,主要用于相对偏远的岛屿和内陆国家,而跨境陆缆目前还没有找到像海缆这样成功而成熟的商业运营模式。

  《中国国际海缆互联互通白皮书》中提到,国际海缆整个市场面临着非常激烈的竞争,从传统海缆建设运营主体来看,海缆俱乐部主要是以电信运营企业为主,私营海缆业主有基础电信企业,也有金融财团组建的项目公司。而从地域来看,像美国、新加坡、日本,法国,中国香港等都是全球海缆网中非常重要的节点,美国基于互联网巨头公司的支撑有最丰富的内容,成为整个全球内容的中心。

  如果说光缆是互联网的“中枢神经”,而美国几乎是互联网的“大脑”。

  对于华为海洋想要发展自身业务,在海缆行业获得突破,就需要先打破欧美日企业的垄断。

  “2008年前的全球海缆行业是一个高度封闭和垄断型的市场,国内相关产业链空白,过去几十年间包括连接到中国在内的全球所有海缆系统基本上都是由三家海缆承包商占据,即美国的TESubCom(泰科),法国的ASN(阿尔卡特朗讯),日本的NEC(日本电气)。”许剑涛对记者说。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对于华为来说,当时市场破局的困难主要来自于三方面,其中最大的是客户的信任问题。

  “华为及中国品牌的相关产业链在此之前一片空白,产品业界准入和认可的难度很大,这期间需要对华为自研的海缆产品做很多验证和测试,并且要完全公开给客户审查。与此同时,因为海缆系统必须能够承诺在海底稳定工作25年,所以有时候即使华为海洋做了符合国际标准要求甚至更高的测试,客户仍然会以没有25年实际验证案例为由拒绝。”许剑涛对记者说。

  第二个困难来自于项目的管理能力。

  华为海洋的角色相当于一个“总承包商”,涉及从海上勘测、设计、生产、集成、采购、安装到最后的交付,考虑到海缆交付的特殊性,包括海缆离岸清关、海缆海上路由许可申请、多国跨境商法税务合规、海上施工风险控制等都需要极强的项目管理和风险控制能力,否则不仅自身会面临巨额的罚款和成本损失,还会给客户带来项目延迟商用的收入损失风险,因此客户选择新的承建厂家时都非常谨慎。尤其是海缆工程的项目金额很大,一般高达数千万美元,一旦选定一个厂家,在面临一些问题的时候很难中途终止更换厂家,这也是业界玩家少、难准入的重要原因之一。

  以往海缆行业都是以西方面孔主导的行业,包括标准制定、行业展会、顾问咨询等等。这些厂家对中国制造商尤其是进入海缆领域有天然的心理防线。

  但就在华为海洋成立的第二年,进入市场的机会点到来。

  2009年,经过严格和激烈的电子竞标,华为海洋中标并与印度尼西亚电信正式签署了MKCS海缆项目合同,该项目华为海洋采用Turnkey模式承建印尼Mataram-Kupang无中继海底光缆通信系统,连接印尼东部Mataram、Kupang等5个岛屿,全长约1318km。

  一名参与该项目的华为海洋内部人员对记者表示,由于地处印尼偏远地区交付环境挑战大,海上许可获取难度高,需要超长距离传输,还要避开海底地震带和海底地质公园等,很多厂商都没有信心按时完成,但对于北京赛车pk10计划论坛华为来说,这是一次挑战,但更是一次机会。“华为海洋整合投入了当时公司最优质的团队和资源,从刚开始搭建模拟超长距传输的测试环境,严格的海缆性能厂验,到后来专人持续跟踪推动印尼各个海权部门的许可审批以及最后反复推演的海上施工风险控制预案和站点工程师们数个月在蚊虫荒岛上的坚守,项目团队实现了对客户的合同承诺,也维护住了华为海洋在业界的首战声誉。”许剑涛说。

  目前,华为海洋在无中继海缆类型市场中的份额排名第一。

  但在2009年之后,华为有一段时间很难突破海缆行业中较为高端的“长距离海底中继系统项目”,这类系统对水下中继器和分支器的产品要求很高。六年后,一次马来西亚电信投资的海缆项目成为华为在高端市场的突破口。

  许剑涛告诉记者,该海缆采用联盟商业模式,产品要求高。其中印象深刻的就是在我们与欧美厂家多轮竞标,以优秀的技术和商务方案获取中标函之后,客户仍然坚持聘用独立的第三方西方顾问对华为海缆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等进行全面的技术和质量审计,这是合同签订和生效的前提。“而这些顾问都是来自欧美,甚至之前在竞争对手厂家有较长时间的工作经历,对华为的要求格外异常严格。最终我们顺利地通过了西方顾问数周的严格审计,获得了西方顾问和最终客户的认可,签订了合同并且完成顺利交付商用验收。”

  根据TechnologySystemsCorporation报告,按照近四年项目签约长度总量计算,美国的泰科、法国的阿尔卡特朗讯、日本的NEC,排名前三,华为则排名第四。但可以看到自2015年以来,华为的海洋业务从总量上逐渐超过日本,成为行业第三。

  从行业的“Nobody”到与欧美厂商同台竞技的“Somebody”,华为用了十年时间。

  未来机会与挑战

  自1989年首个海缆系统诞生至2018年,海缆市场经历了多个发展周期。

  “1988年到1989年为诞生期,美英法之间的首个越洋海底光缆(TAT-8)系统建成,该海底光缆全长6700公里,每对的传输速率为每秒280兆比特。1990年代之后的互联网让海底光缆的铺设数量和里程数进入到了稳定发展期,但爆发期则得益于1999年到2002年的欧洲通信市场开放,各大运营商蜂拥而上投资海缆业务。而后经过了互联网泡沫,海缆业务进入了五年的萧条期。”长江证券通信此前发布的一份海缆报告提到,从2008年到2017年,全球3G、4G建设以及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让海底光缆进入稳步发展期,但真正的繁荣将会从今年开始。

  长江证券通信认为,一方面海底光缆的寿命周期为25年,TeleGeography数据显示,1998~2002年为历史上第一个海缆建设爆发期,5年共铺设海缆50万到60万公里。而这一波铺设高峰预计将在2018~2022年将迎来一波替换高峰。另一方面,流量爆发趋势长期持续。其中中东和非洲有着最快的增速,而亚太流量将在2019年占据全球移动数据流量的39%。不过目前海缆密度却远远低于北美欧洲海缆密度。

  胡坚波在上述亚太海缆峰会上表示,总体海缆数量中国和美国相差8倍,人均的海缆带宽差距更大,但中国互联网流量呈现快速增长,海缆的布局应该提速。

  而在毛生江看来,处于发展黄金期的海缆行业也在发生着内部的“裂变”。

  “这种变化发生在三方面,第一,以数据中心为基础的云计算服务作为海缆建设最新的驱动力,与海缆行业的交互越来越紧密,这一趋势引导行业内部寻求与数据中心进行深层次的合作实现协同发展。第二,伴随着互联网企业等内容服务供应商成为海缆新的投资者,目前行业投资主体主要为互联网内容服务商、电信运营商、私人投资者、政府、海缆运营商等,各个主体活跃性高,为行业健康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第三,海缆行业的投资具有高门槛、高投资、高回报等特点,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与私人投资者开始聚焦海缆产业,共同探讨新的资金模式,促进海缆项目吸引力的提升。”毛生江说。

  行业变化中,互联网企业的入局最受关注。

  今年年初,得益于云业务增长的谷歌宣布将于明年新建三条新海底光缆,帮助继续扩展全球云计算业务。按照谷歌高级工程副总裁的说法,过去三年谷歌在网络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已经超过300亿美元。这三条海底光缆的参与投资额也将破亿,预计2019年全部建成。

  对于为何科技公司自己牵头铺设海底光缆,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为了拥有更高带宽、更快传输速度的网络;另一方面还有备份的需求,一旦一处服务器出现故障会马上切换到另外一边。”

  而从建缆的过程来说,谷歌和其他电信运营商都是俱乐部的形式铺设海缆,即合作建设、共同维护,如果一条光缆出现通信故障,可以相互临时借用光缆资源。其中的差异在于,运营商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比科技公司更多的光缆,它们希望光缆更加稳定,其中可能会以牺牲部分性能为代价,而科技公司会性能优先。

  对于华为来说,谷歌等互联网企业的入局并不是坏事。

  “海缆行业在过往,主要的运营投资方是电信运营商,OTT也就是我们说的互联网公司,它们因为自身巨大的国际互联需求越来越多投入到海缆的投资、运营和产权控制。华为海洋是作为海缆行业的解决方案总承包商,是为传统运营商和新投资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建设和服务的,华为海洋与互联网公司在海缆行业没有竞争关系,我们也希望OTT能更开放性地考虑和选择华为海洋的产品和服务。”许剑涛对记者说。

  在他看来,目前中国自主建设的海缆还比较少,同时中国主要的互联网公司,阿里、腾讯、百度等还没有开始投资海缆系统。“但我们认为随着它们全球业务的快速增长,这一天会很快来到,华为希望利用自身优势更好地服务好这些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和实现全球的海缆互联。”

  许剑涛所说的机会点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是国际出口带宽的需求增长。

  总体上来看,“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明确提出2020年国际出口带宽达到20Tbps,而截至2017年底,国际出口带宽为7.32Tbps。如要求实现,2017年到2020年,国际出口带宽将增长173%。

  据记者了解,目前中国的国际传输主要由三大电信运营商负责建设运营,占总国际出口带宽的98%,另有2%由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中国科技网运营。长江证券通信认为,2020年,中国移动国际互联网出口带宽或提升至17Tbps,较2017年增长1033%。

  长江证券通信指出,流量持续爆发带来的国际数据通信需求与当前的海缆系统容量和线路不足存在矛盾,而亚太地区的矛盾更加突出,给中国海缆行业的发展带来更大的机会;其次,国内政策要求2020年实现20Tbps的互联网出口带宽,而当前仅有7.32Tbps,巨大的差距给未来两年海缆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其中中国移动国际传输的赶超动因将带来其中最大的增量。

  许剑涛对记者表示,华为海洋目前有90多个海缆新建和扩容项目覆盖70多个国家,目前项目主要集中在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等区域,已经成为全球海缆行业四个厂家之一。

  “在5G时代,包括国际带宽在内的全球数据流量交换会剧增,我们相信海缆系统会朝着更加大容量、高灵活性和高可靠性的方案发展,海缆系统的服务质量要更高,对行业玩家会有不断创新的挑战和需求。”许剑涛对记者说。